关注官方微信
新闻资讯

《21世纪经济报道》:探访“港口城”:对标迪拜,科伦坡欲打造南亚金融中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10-01


 

    “我和身边的朋友都很支持这个项目,因为它会吸引更多游客来到科伦坡,我们也会有更多生意做。”科伦坡出租车司机Oshantha称,反对者更多是出于政治因素,但老百姓更关心的是“港口城”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

 

  在斯里兰卡最大的城市科伦坡,一座新巴洛克风格的地标式建筑吸引着游人驻足。这座历史悠久的旧议会大厦如今是总统秘书处和财政部所在地,开国领袖森纳那亚克的青铜雕像威严地注视着印度洋。将近一个世纪前,斯里兰卡便设想在毗邻加勒菲斯绿地填海而成的土地上,修建政府大楼。

 

  隔着一条马路,历史与未来相遇,斯里兰卡首个大型填海造地项目“港口城”正在此兴建。“港口城”由中国交建全资子公司中国港湾投资规划建设,将打造一个集金融、商务、娱乐、居住等多种业态为一体的综合新城。该项目一级土地开发投资近14亿美元,将带动二级开发超过130亿美元。

 

  多年内战给斯里兰卡经济带来创伤,也令国际投资者望而却步。2009年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进入快速发展期,GDP平均以每年5.8%的速度增长。作为斯里兰卡迄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港口城项目成为科伦坡经济再次腾飞的抓手,为古老的贸易之都科伦坡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古国造新城

  沿着海岸绵延半公里的海滨大道,香格里拉酒店、公寓、商场及办公楼拔地而起,几年前此处还鲜有高楼。在香格里拉酒店自助餐厅,热情的服务生将客人引至能看到海景的窗边。阳光透过薄云在印度洋上投下光斑,在伸向海面的一片黄土地上,堆砌的石块、作业的吊车、繁忙进出的车辆勾勒出科伦坡的清晨。

 

  拥有国际五星酒店之后,“港口城”成为科伦坡市一个新的期盼。走在路上,不时有当地民众热情地凑过来打招呼,他们指着身后空旷的土地骄傲地说,几年后这里将建起新的酒店和写字楼。

 

  “现有的科伦坡核心商务区缺乏国际顶尖的商业办公空间,并且公共交通、停车场、基础设施较差,存在严重的可持续性问题。”仲量联行斯里兰卡董事总经理Steven Mayes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然而,在科伦坡核心商务区已没有足够的土地可供开发。

 

  2004年,时任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拉马辛哈(也即现任总理)首次提出通过“填海造地”来扩大科伦坡核心商务区的想法。“2004年的时候南港防波堤还没有建,防波堤2012年建完,这才使港口城项目具有可行性,否则成本会很高。这里平均水深18米,是全球填海造城项目水最深的了。”中国港湾科伦坡港口城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江厚亮说。

 

  2014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共同见证了港口城项目签约,并亲自为项目揭幕剪彩。在中国企业的帮助下,一座面积269公顷、可以容纳25万人的综合新城将成为现实。根据规划,港口城集金融、商业商务、娱乐、居住等多种业态为一体。

 

  中国港湾邀请新加坡盛裕控股集团、英国阿特金斯集团为港口城编制了“控制性发展规划”,对74块用地中每一块的使用性质、容积率、建筑密度以及地块内市政配套、景观打造、可持续发展等作出规定。这是斯里兰卡首个完整、系统的控制性规划。

 

  未来,科伦坡轻轨系统(LRT)将与港口城相连,中国港湾还将投资建设一条隧道,把科伦坡机场高速和一直通到斯里兰卡南部的滨海大道(Marine Drive)连接起来,缓解交通拥堵的状况。隧道建成后,从港口城到班达拉奈克机场的车程将由目前的一个半小时左右(考虑到拥堵),缩短为半小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中国港湾了解到,目前,港口城吹填工程已完成92%,明年三四月防波堤全部建完,6月填海造地将完成。“六通一平”将于2020年年底完成,“生地”变“熟地”。江厚亮告诉记者,目前十几块地已经拿到完工许可,已开始向政府申请地契,项目预计将于明年第一季度首发。

 

  “我们已制定计划,在划拨给政府的土地上,建一所最先进的医院、一所国际学校及大型会展中心。” 斯里兰卡大都市和西部省发展部部长拉纳瓦卡表示。

 

  打造南亚“金融中心”

  2016年,在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峰会期间,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提出,要将科伦坡港口城打造为科伦坡国际金融中心(CIFC),填补迪拜和新加坡之间的国际金融中心空白。

 

  斯里兰卡打造金融中心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该国地处印度洋十字路口,毗邻亚欧国际主航线,靠近快速发展的印度次大陆、东南亚和中东,地理位置的优越性无可比拟。此外,斯里兰卡是拥有CIMA资质会计师最多的国家之一,并且人才成本较低。更具吸引力的是,港口城将成为一个经济特区,拥有独立的法律体系、税收制度。

 

  斯里兰卡经济发展部副部长Harsha de Silva9月14日公开表示,目前三家全球顶尖的律师事务所正在对科伦坡国际金融中心立法草案进行最后的审查,法案将在今年年底前提交议会。据有关人士透露,这一框架法案将确立银行、保险、资产管理等金融业政策,对税费减免等优惠政策作出规定。

 

  “获得地契和配套优惠政策的落地是影响招商的两大关键因素,我们正在和政府谈一个中期的过渡政策,预计将比框架法案更早通过。斯里兰卡关税等前期税费较贵,过渡政策将针对特定数额的投资,把前期税减免80%-90%。”江厚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根据各国在斯里兰卡的投资规模,港口城项目二级开发招商的主要目标市场为印度、卡塔尔、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日本等亚洲国家。

 

  “斯里兰卡经济体量有限,人口较少,所以我们必须吸引整个地区的投资。政策、法律等‘软’基础设施对于吸引投资是至关重要的。” 中国港湾科伦坡港口城有限责任公司战略与业务发展主管Thulci Aluwihare对记者称。

 

  为促进外商投资,斯里兰卡政府成立了投资委员会(BOI),管理14个工业园区和出口加工区(EPZs)。Thulci Aluwihare表示,“投资促进法”(BOI law)使制造业享受多项优惠政策,港口城的政策十分类似,但将主要针对服务业。“我们必须向外看,未来政府将着眼于服务业的出口。”

 

  服务业是斯里兰卡经济的驱动力,产值占GDP的比重约60%,近年来,旅游业、物流、信息技术/商务流程外包(IT/BPO)行业发展迅速。依托港口发展海洋经济,是斯里兰卡政府的优先事项之一。这个曾错失发展良机的印度洋岛国,正在借鉴迪拜的发展路径,力争到2020年,航运业实现10亿美元收入,大力吸引外国投资参与港区建设、发展临港产业。

 

  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17年海运报告》,斯里兰卡已赶超印度,成为该年度南亚地区最佳海上枢纽国家。2017年度,斯里兰卡海运运输连接性明显上升,由2016年的全球第17位上升至第15位。2016年科伦坡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在全球前40个集装箱码头中排名第25位。

 

  目前,科伦坡港南、东、西三个码头的扩建工程正在进行,建成后该港口将增加720万标箱的吞吐量。“港口城”项目有望促进科伦坡港竞争地位的提升。

 

  “港口城项目紧邻南亚唯一的深水码头——科伦坡南集装箱码头,我们的金融业能够依托港口海运快速发展,同时也将为码头、航运业提供支持。比如,目前斯里兰卡对航运和物流公司有一些限制,外国投资者只能持有40%的股份,政府建议在港口城取消这项限制,这将吸引更多外国公司进驻。再加上跨境电商的发展,贸易将得到有力推动。”Thulci Aluwihare说。

 

  空前力度的新政策预计将大幅提升斯里兰卡的营商环境。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斯里兰卡在190个参与排名的经济体中位列第111名。该国政策制定者提出了一个颇具雄心的目标:港口城内的营商环境将对标前十,以吸引跨国公司在此设立区域总部。

 

  对外国企业而言,斯里兰卡是辐射南亚的一个不错的跳板。该国与印度、新加坡等多国签署了自贸协定,在此营商还能够受益于南亚自由贸易协定(SAFTA)和亚太贸易协定(APTA)。此外,科伦坡也是南亚最宜居的城市,美世2018年公布的“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排名”显示,科伦坡在231个城市中排名第137。

 

  可以预见,未来,科伦坡国际金融中心将带动法律、会计等相关产业升级发展,吸引国际高端技术、管理专业人才集聚,还有望吸引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卡侨”回国。“斯里兰卡卡侨很多,内战期间这些高学识、高净值人群纷纷走出国门,目前在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的卡侨有100万左右。内战结束后,他们也渴望能回到家乡,上届政府执政期间有明显的回归趋势。” 江厚亮告诉记者。

 

  “转型升级”:斯里兰卡的政策试验田

  港口城项目是典型的公私合营项目(PPP),中国港湾负责投融资、规划、建设(包括港口城内所有市政设施的配套施工),以获得116公顷(约65%)商业土地99年租赁权(其中20公顷为60+99年)为回报;斯里兰卡政府负责提供环评、规划批文、施工许可证等的办理以及外围市政基础设施的配套工作等。

 

  作为“一带一路”项目中为数不多已有早期收获的“造城”项目,科伦坡港口城也是中交建在海外最大的投资项目,一级土地开发投资近14亿美元。在此基础上,中国港湾又计划与合作伙伴共同投资近10亿美元,建设港口城内首个地标性建筑——科伦坡港口城金融中心,包括办公、商业大楼和住宅。

 

  “一期土地开发的资金来源是30%的自有资金、70%国开行融资,完全是商业贷款。项目的商业可行性好,预计能够获得符合集团要求的回报。”江厚亮说。

 

  记者了解到,中国港湾希望以港口城项目为平台,未来进一步参与水、电等外围市政配套投资。公司还将与斯里兰卡政府共同成立港口城城市运营管理公司,由项目公司控股,负责房地产交易、颁发施工许可等事务。“‘五商中交’在这个项目中体现了‘四商’,使企业在转型升级上积累了很多经验,未来在其他地区可以复制这样的模式。”江厚亮称。

 

  港口城项目开发周期长达25年。对于每一块地动辄上亿美元的投资而言,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至关重要。2017年斯里兰卡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仅为19.13亿美元,而港口城项目预计将带动逾130亿美元二级开发投资。

 

  2015年,斯里兰卡新政府上台后重审前政府重大发展项目,一度令该项目经历波折。本届政府将执政到2020年,在Thulci Aluwihare看来,政权更替带来的政策风险较低,因为港口城对斯里兰卡而言是一块政策“试验田”,在此会有很多新政策的尝试,有望在其他地方复制和推广。

 

  “我和身边的朋友都很支持这个项目,因为它会吸引更多游客来到科伦坡,我们也会有更多生意做。”科伦坡出租车司机Oshantha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反对者更多是出于政治因素,但老百姓更关心的是“港口城”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

 

  据全球最大的商业地产服务和投资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测算,“港口城”项目建成后将为斯里兰卡民众创造约8.3万个就业机会。

 

  “接下来是项目收获果实的时期,很多人都有所期待。我们将在斯里兰卡不同城市进行巡展介绍港口城,希望民众能了解这是个好项目。”江厚亮说。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9月30日第10版 记者 和佳)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常见问题解答| 网站地图| RSS订阅
沪ICP备15036471号-1    Copyright©2008    中交疏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